為供小叔子上大學,殘疾的她吃盡苦頭,小叔子畢業後以「驚人的方式」報恩!!

14987893471299.jpg

鳳喜是東坪村人,26歲了還沒嫁人,人長得不醜,還做得一手好針線活,但因小兒麻痹症致殘,走路一瘸一拐的,村裡的媒婆春花嬸給她找過好幾個適齡男,人家一聽她腿瘸,都連忙拒絕。

Advertisements

鳳喜從小就老被人嘲笑,所以她也不願多與人交流,總喜歡一個人坐在門前的小溪邊發獃,鳳喜媽媽也直嘆氣,鳳喜都大齡了,村裡跟鳳喜同齡的姑娘早都嫁出去,生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這鳳喜可怎麼辦?

鳳喜的二奶奶聽說山那頭的鎮子上有個叫李東的人,賣炒貨的,父母死得早,剩下李東和他的弟弟相依為命。因為李東個矮,才一米五齣頭,家裡也不富裕,所以一直沒人來說親。

於是,熱心的二奶奶就撮合了鳳喜和李東認識。

李東人憨厚老實,見了鳳喜一邊笑,一邊不停地撓頭。就這樣,他倆一個矮,一個跛,誰也不嫌棄誰,兩人結婚後開始了新的生活。

李東有個弟弟,叫李華,相貌堂堂,個子也高,在縣城上高中,他從小就愛學習,雖然家務繁重,但他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這讓李東感到很自豪,李東在爹媽臨走時發過誓,一定要供弟弟上完大學。

Advertisements


14987893494382.jpg

鳳喜小學畢業后就沒再上學了,一是因為家裡經濟條件不好,二是因為自己腿腳不靈便,但她對有學問的人分外敬重,她不但不嫌棄李東有個需要大筆開支的弟弟,反而為自己有一個有知識的小叔子感到自豪。她平時做手工針線活換回來的零錢都積累了起來給小叔子以後上大學用。

Advertisements

天氣漸熱,李東的生意進入淡季,考慮再三,李東決定去省城表叔的建築工地幹活,來給弟弟李華掙往後上大學的費用。於是,將炒貨小店交給了鳳喜。

鳳喜也支持李東的這個決定,幫李東收拾好行李、包好乾糧,送他上了去省城的車。

李東個頭小,在工地幹活很辛苦,但想到弟弟讀了大學就能出人頭地了,彷彿有無窮的力量在支撐著他,幹活帶足了勁。

轉眼高考即將開始,李東特意請了幾天假回家陪弟弟高考。高考結束那天,在學校門口等候的李東看到弟弟一臉輕鬆地從考場走出來,就知道這次弟弟准能考上,於是匆匆買票返回省城的建築工地。

一個雷雨交加的傍晚,郵差騎著自行車來到鳳喜的小店門前,鳳喜連忙站起來,回屋喊弟弟。

通知書到了,李華考上了外省一所有名的大學。

鳳喜頓時昏了過去。

處理完李東的喪事,李華想:哥哥要不是為了掙錢供自己上大學,就不會死,嫂子也不會守寡,所以他表示不想去上學了,鳳喜堅決不同意,說上大學是爹媽和你大哥的最大心愿,你決不能辜負他們,說苦再難也要供他讀大學。

Advertisements

開學前夕,鳳喜拖著不利便的腿每天早出晚歸去借錢,終於在開學前湊齊了李華的學雜費。

李華踏上了開往省城的火車,嫂子鳳喜在站台站了好久,直到火車走遠,頭巾被風吹走,才緩過神來。她下決心要好好掙錢供弟弟讀大學。

鳳喜托省城的表姐為自己找了一份繡花廠的工作。於是,鳳喜關閉了炒貨鋪來到省城,因為鳳喜的手工基礎好,很快就上手了。繡花廠是計件的,鳳喜為了掙更多的錢,廠里最早上班的是她,最遲下班的也是她。不出一個月,鳳喜整整瘦了一圈。表姐勸她:李東走了,現在李家跟你什麼關係都沒有,你圖啥呀?鳳喜笑笑說:我既然嫁入李家,就是李家的人,長嫂為母,我一定要供李華讀完大學。表姐無奈地搖搖頭。

大學里的李華髮憤學習,爭取獎學金,沒課的時候就兼職打零工。

轉眼李華大學畢業,留在了省城的機關工作。這時,鳳喜才又從省城回到鄉下買炒貨。

Advertisements

李華想到這些年嫂子為了自己付出那麼多,是自己把嫂子給耽誤了,他曾不止一次地勸嫂子找個可以託付終生的人過日子,畢竟一個女人自己生活太難了。

鳳喜總是笑笑說,我這樣的條件,誰會肯要我?沒事,我現在挺好的。

14987893522673.jpg


這些年,李華一直活在慚愧里,他總想著能為嫂子做點什麼。這回,他想清楚了,他來到鳳喜面前,說:嫂子,我要娶你為妻,這一生好好照顧嫂子,不讓嫂子再受委屈。李華的話把鳳喜嚇得一下子站了起來。她壓根沒想到李華會說出這樣的話,鳳喜拚命搖頭,她哪配得上李華?自己沒文化,身體還殘疾,再就是是個寡婦。

鳳喜看著屋檐下的滴水,說:弟弟,嫂子沒文化,也敬仰你,但我知道愛情絕對不是同情,我並不需要你以這種方式來報恩,如果你真的要報恩,你就努力地工作,將來娶了媳婦,有了孩子,就讓嫂子來給你帶孩子,我們永遠是一家人……

李華淚流滿面,跪在鳳喜面前,磕了一個響亮的頭。